聊聊最近一个月的求职之旅


创业陷入最为艰难的时刻,最为重要的是没有人,光杆司令,找钱也是没有门路,于是回归正常心态,先找份工作再说。那么找了一个月,竟然落空。该总结一下了,反思一下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从去年3月份决定创业,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零一个季度,其实,到去年12月我干完我的第一笔真正意义上的生意之后,到今年5月初,我是处于调整身体的过渡阶段,因为去年将自己搞的实在是太累了,身体吃不消了。原因在于,我一个人也没有找到,项目搁置。全凭一己之力,努力拼搏!但是回归理性,既然现在没有人和我一起去追逐梦想,那我就得继续找,找更加合适的!

但是,我也是关注现实的人,这么没有收入的硬撑是很难持久的。于是,我开始关注融资这件事,开始学着写商业计划书,但是又找不到投资人。目前的处境就是这样,于是,我就便学习营销、撰写商业计划书,开始找份工作慢慢认识和累积人脉。

作为一名工作超过十年的人,找工作肯定不是乱投简历,瞄准了公司、职位、管理层之后才去投,那么就有了以下的故事:

先来聊聊第一家PingCAP

第一次听说这个公司,还得从去年参加的一次 Meetup 说起,在北京 Mesos 用户组 的Meetup 第三次聚会上,看到这样一个 Topic:程序媛的分布式数据库开发经验,紫沐夏。 其实这个 Topic 和 Mesos 完全无关,是讲 一个叫做 TiDB 的 NewSQL,讲了这个项目的背景和用途,然后开始讲解人们该如何参与到该项目中来。Google F1、 Amazon DynamoDB、Google Spanner 这些名词对于我来说是无比的陌生。但是我还是对这个女孩刮目相看了。虽然这在开源界属于正常的演讲,但是在国内的技术圈是颇为罕见的。即使如我,刻意的培养,比如如何充分利用Rally来测试你的OpenStack?这样的演讲,也最多是不相伯仲。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关注过这家公司。直到今年北京的Qcon 2016大会,看到这样一个演讲主题:基础软件开源与创业在中国, 他有几个点是颇有见地的,包括对于核心产品的开源。让我不敢相信的是,竟然发生在我的周边。虽然有些观点表达的自相矛盾,但还勉强说的过去。

对于 PingCAP的好感

  • 这是一家非常年轻的互联网团队!走的是技术精英路线,目标高远,放眼国际。
  • 三驾马车式的创始人,而且三位均是多年的老同事,共同对分布式数据库有着不可磨灭的热情。
  • 这是为数不多的国内敢于走纯粹开源路线的公司之一,目前屈指可数的有:Hyper_Kylin
  • 对开源充满感激与情怀!作为在开源中受益、伴随着第三代开源浪潮成长的一代!这一点觉悟能力,是难能可贵的了。
  • 最为重要的一点:号称可以remote!

所担心的问题:

  • 过早的A轮,会被投资方所牵制。若是投资方失去耐心,会督促他们扩张,如增加销售、市场人员。
  • 若是走纯技术路线,没什么问题。如果是上述情况的话,则可能显得很多的不足。比如创始人对非技术工作的排斥。
  • 在扁平化与自上而下的管理上摇摆不定。

以上是我个人看法,我投这家公司的时候,并没有走认识CTO这条路线,考虑的是担心影响和其他面试官的交流,毕竟,这是一件非常年轻的创业公司。而是通过拉勾网投的简历。也顺利的得到了面试的机会。面试的过程,则显得有点草率。详细过程我就不谈了。和他们CEO的沟通不是特别顺畅,没有聊10分钟,就因为他们要使用会议室而了事。

最后的结局很遗憾,我没有能够拿到Offer。给我的官方理由是,他们提供的职位与我的期望不符。其实,我就是奔着文档工程师的职位过去的。

再来聊聊慌乱下的失掉判断力的乱投

就在确认拿不到PingCAP的Offer的时候,我的心智有点接受不了,很少有人拒绝我。而且我对薪水、福利待遇没有任何的要求,我愿意与真正做事的人一起奋斗。更何况我花心思差不多有一个月的时间,来认准这个职位。有点小受打击,于是,刷了下拉勾,看到一个离家较近的OpenStack的职位就直接投了过去。

没错,这家公司叫做休伦,最后的结果,我还是很满意的,他们没有给我面试的机会。

在此就不再多谈,其实,点完申请职位我就后悔了,国内这几家做OpenStack的公司,搬过来数过去,犯的错误都是我多年以来一直犯的。在这家和那家没有任何的区别,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去创业的,最后又沦落到犯同样的错误,我不是疯了,就是脑子进水了。还好,这家公司的人事还算识趣。

接下来的比较有意思——乐视,开源社区经理

乐视的扩张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了,我在职位搜索搜了下:开源。还竟然有“开源社区经理”这样的职位。于是,不犹豫,直接投递。嗯,过了两天就有回应。我去面试了。

首先面试我的是圈内人士,在红旗中文2000、中标都干过,现在在乐视搞路由器。在面试我之前还给淮晋阳打了电话,当然对我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其实,我不知道我在同事或朋友的眼中是什么样的人。但我可以肯定一点的就是,以教条的文化套我,我绝对肯定是一个糟糕的人。)后来有来了一位主管,问了我一些关于开源的问题,然后就中午了,然后就让我走了,然后说我们邮件沟通,希望我能够将一些想法和规划给他看看。后来我们就邮件来往了几次。邮件内容我这里就不方便透露了,最后是这位主管开始思考这个职位定的是否有问题,向他的上级报告,据说将此职位取消了。

国内搞社区非常之难,尤其是背后有企业在支撑。投入和产出在短时间内是难以有任何成效的。

总结

在我的脑海中,我能够向人解释的是这样子的:

wall-e fork

就当下各个公司的HR水平,或者是一些人的用人观念,我是非常难以适配的。既不能成为螺丝钉,又不能成为全能者。而且我又不想和熟人说起我在找工作,那会又陷入我努力逃离、厌恶环境中,我迈出创业这步,很大程度上就是能够希望改变现状。

我现在就是处于这么一个非常之尴尬的状态,创业举步维艰,毫无进展;找工作又一时半会难以找到。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的学习,超着预定的目标一小步、一小步的蹒跚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