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人性中的恶


所有的事情,最后都能追究到具体的个人。柏林墙最后倒塌时射杀奔向西德的人民的士兵;戈尔巴乔夫最后使用美国记者的笔签下解散苏联的协议;史蒂芬.茨威格笔下的良知对抗暴力......不胜枚举的个例。那么如果这些历史事件很是让人抽象,那么我来列举一下我个人所遭遇的人性的恶!


需要事先说明一点

我目前的个人阅历,其实除了工作中之外,就只有道场的人了。几乎不会联系任何人了,老同学能够聊得来的几乎绝迹、旧同事除了伤疤之外也再无话可谈、亲戚也就是走个过场但也尽量避免联系。那么我就要实现古人所云的“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的中隐状态了。还做不到完全的遁世。正如马克思理论中的人处于特定的历史阶段是有历史局限性的,我没能做到超然于当世!

既然是工作,就得隐去一些什么,尽管目前的公司,几乎没有人在意我的过去,有人有兴趣阅读我的博客。但是无法担保突然有个人偶尔搜索到的可能性。大概是涉及到客户的隐私,或者是不愿意暴露合作伙伴。一言以蔽之,会隐去真实的姓名,代之以阿猫阿狗。

事件本身

  1. 和某做网络的公司合作为潜在用户做PoC测试,在合作的过程中,某阿三工程师只要遇到哪怕是一丁点问题,就在微信群内大呼小叫,忙于推卸自己的责任,并责怪于我,哪怕是在晚上9点接他电话,为他提供帮助,都被隐去。两次过了之后,我决定不再和这人合作。
  2. 某二线旅游城市,和人们住房有关的基金组织,在电话里沟通的是希望了解开源和云计算,结果我大老远从北京赶过去,听我讲解大只有IT运维部门的一个小小系统管理员,而这个管理员在听的过程中还睡着了,醒来之后,教我怎么阿谀领导,能讲一些通俗易懂的让“领导”听的懂的话语。
  3. ……

背后的疑问

大约是和经历有关,现在的我看待人和事,并不单纯的看待事件本身,而是挖掘这人或事背后的东西,拿人来说吧,谈吐、背景、学识,以及表现出来的表情、言语用词、乃至肢体语言。然后开始分析:

上述事件中的第一位,属于绝大多数有点所谓的政策优势的人群,比如拥有北京户口,甚至在职业上也一度有优势,某外企员工。一种高高在上的、居高临下的感觉,时代在变,IT技术更是日新月异,三个月不学习就得落伍。但是这份虚荣,为了维护这份虚荣,他必须将自己伪装成技术高手,所有出问题的地方都是别人的错。

第二位,属于典型的体制内受污染的堕落的人,一个能够相信抽脂能够减肥的中年人,平日靠拔罐、养生来替代自己锻炼的人,大约是现在的生意难做,体制内把控着一些采购资源,也有很多的认为依靠关系即可构成生意关系的人平日里过度的阿谀和奉承,官僚到成为权威可以教比我官阶小到任何人做人。

作为受害者的我

我是一位特别期望得到他人承认的人,我可以忍受任何的苦难。但是难以接受被人无故的贬低、白眼和歧视。换句话说,渴望被平等的对待。我可以付出更多去努力学习知识、以谦卑的态度挑战问题,但是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往往会心情沮丧,甚至有报复的念头。

唯一的化解就是自我安慰

你无法去报复,社会带给人的异化,是无力作出改变的。因为不具备反思和自我意识能力的人,就得去变成奴隶。这些人需要被拯救?是他们本身的恶造就了今天的恶?还是威权社会、畸形文化让他们发生了变异?我除了受到直接的伤害之外,能做些什么?诅咒他们?不需要,社会和自然一样,会淘汰哪些违背历史规律的人的,而且这一过程正在变得“现世”。告诉他们?在黑屋中呐喊惊醒他们?

结语

我所遭遇的恶,100%的能找到某个具体到个人,而这个个人作恶的理由有几点:

  • 大家都这么做
  • 你这么想没有任何用处
  • 世道就是这样,你必须屈服
  • 那可是赵家人
  • “我们”天生就是贱命一条
  • ……

那些追寻自由、渴望平等的人都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