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关于职场的顿悟——反思自己职场失意


有没有想过?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沟通问题,因为对于现实的扭曲问题而彼此伤害。最后的结局是失败,一个项目的失败、一个公司的失败、一个团队的毁灭。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文化为什么是如此的难以解决?


顿悟的由来

是在火车上突然想明白这个问题的,或许在很多人看来,这可能是傻傻的分不清,但是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次醍醐灌顶般的顿悟。我忽然就明白了我这几年卖力不讨好的原因了。或许6年多时间,四家公司的经历才让我明白这么个道理,确实是我愚钝、笨拙。但终究是比不明白的好。

一切全在于有无心理表征

在极真空手道的修炼中,我是一名学生,我有着明确的目标,教练告诉我如何练习可以获得相应的等级,在一年半多的修习当中,我渐渐的开始有点入门了,开始懂得做一个动作,应该去练习身体的那些肌肉,如何慢慢的控制自己的呼吸,如何习惯于忍受疼痛,降低自己的敏感度。我始终是处于一个学习者的态度来虚心的进行学习。

然而对于我的职业生涯,我却对团队、公司、开源项目有着不同的理解,于是,有了这几年的故事。所谓的心理表征,来自于《刻意练习》这本书里所表达的概念,意思是一个人在长久的沉浸于某种技能时,对于技能本身有着直觉般的理解,分得清优良、卓越和卑微。要知道,衡量一项技能,并非是单一的角度。

基于心理表征的不同,每个人对于事务的预期就会不一致。更何况是软件开发这样纯粹的脑力工程。那么对于方法论、工程、技术本身都可能有着不一样的认识和预期。于是就会产生分歧,分歧的产生是必然的,因为是团体一起工作,那么在处理分析和冲突的时候,就要显示领导力、公平等。

这个时候,并不在于孰优孰劣,而不得不上升到文化的高度。

总结性的回顾下我的职业生涯的冲突事件

  1. 普华: 普华最大的冲突莫过于,我对于IaaS云计算和虚拟化的理解完全和管理层不一致,而团队的Leader是不争执、不争取的哪种,非要将CloudStack更改为类VMware的虚拟化软件,包括不参与上游社区的抵触。随着时间的推进,我并没有拥护者。于是只能另起炉灶。
  2. 云端时代:我尝试倡导upstream first,但是在没有决策层支持的情况下,即和其它部门的配合下,是无法单独实行的,比如产品部。最后由于一次我指出另外团队的代码问题而将矛盾激化,最后不欢而散。
  3. 易云: 不能为了OpenStack而OpenStack,技术的精髓在于演化而不是一蹴而就,这是我的原则,因为占海某次拍脑袋,要在一个月之内上公有云。我退而求其次,像利用oVirt来替代OpenStack,并且不承诺一个月完成。最后以我的预估胜利而告终,但是,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了信任感。更何况这次事件引发了我对“扁平化”团队的信任危机。最后选择了Reboot。
  4. UMCloud: 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为悲惨的一次经历,原来无论怎么有冲突,至少管理层是对我的能力和勤奋是倍加欣赏的,然而这家公司完全不明白是搞什么,只要去做事,总是“错”的。总而言之,我完全不被当回事,所有的意见都被当耳旁风,最最麻烦的是低估我的过去以及否认潜力。

但最让我成长的,还是UMCloud的经历,正是因为磨难,让我更加的认识自己,找回自己,再次定位自己。而包括这次顿悟也和所遭遇的有关。

冲突本身并不可怕,而是后续的相关处理。这才是失败的真正原因。绝大多数遭遇的情况是,刻意回避,息事宁人,也就是说当团队产生不一致的意见和愿景的时候,没有放在桌面上来认真的分析。

原因在哪里?

文化是最为重要的原因。当然,前提是没有相应的心理表征,针对具体的事情,缺乏相应的准绳。

一个人判断一件事情的时候,是一个综合的过程。理性的思维,回去分析各种可能的情形与后果,而感性的直观认识,则是两个极端,一是有心理表征的,则几乎直观上就能直接分清好坏,二是无心理表征的,则全靠自我感觉,则绝大多数是很糟糕的情形。我们现实中遇到的情况却常常是最后的这种:并无心理表征的拍脑袋!

大约有几种情形,是导致这样的,下面所列出的可能是一个人兼具,也可能是仅占其中的一两条:

  • 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什么都不懂,喜欢逞强。
  • 失掉了学习能力,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宇宙真理。
  • 带有有色眼睛去看待人和事,如年龄大没做管理,这人一定有问题;长那么丑,就不应该存活。
  • 听信谣言,以为风来了就有雨
  • 论资排辈,尝试复古到上世纪5、60年代的管理方式
  • 自大到狂妄,目中无人
  • ……

最后发现,所导致问题升级的,并非是一个简单的项目问题,而是议事规则、个人素养、文化熏陶的问题。最终落实到人的时候,就是沟通问题、关怀和人文。

有没有人愿意去问一些Source的问题?

为什么现代的企业会设置各种科层?从哪里获得的灵感?现代企业上下级,是命令居多?还是商议居多?明明是合同契约关系,为何还存在忠诚度的问题?在现代企业中,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是不是应该在具体的事务上,有绝对的话语权?因为只有他懂得这个问题。

产品也罢、项目也罢,都是由一系列的规则和过程所约束的,为何有些事情,还没有怎么样了,就先给自己下一些定义、贴一些标签。

1949~1980年间的管理方式,以及对于明朝户籍制度,苏联工厂等等管理方式,对于现代的企业管理究竟有多大影响?传统的人情价值观在现代快速的合同契约制度当中究竟有没有意义?

如何在打工中实现自己的目标?

这里需要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找到一个能够以科学的态度、理性的思维来探究的环境! 这点太过于重要,心理表征,我自己有就可以了,毕竟不是任何一项技能都能靠短时间的充电就可以获得的,有些甚至是机缘巧合,跨界才能融合获得的。所以,要发挥心理表征,就得去理性的去对待。

妥协,是现代文明世界最好的一个方式。沟通、妥协,这是一个最佳的解决问题之道。

了解所参与的公司的规则

这点非常重要,人类社会的团体之所以能够存活,是因为遵守一定的规则,我之所以蹦来蹦去,是因为我自己认为现有的规则,无法发展成为成功的途径。然而,公司并没有赋予我为最终结果负责的权力。我是犯了反客为主的错误,会给人被侵犯的感觉。

寻找、融入规则

人类自己给自己定义了目标,利用独一无二的想象力,领导着人类自身的进步,为创新和技术付出艰辛的努力,并摸索、总结出科学的致胜之道。而我不能罔顾于现实环境,沉迷于自己想象中的世界。寻找和自己最为接近的规则,并先帮助别人实现。

观察、记录

人是非常脆弱的,一旦找到自己的舒适圈,就不愿意继续进步,而且还会自己欺骗自己,承认命运,无法改变等等。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身边的大多数人都是这么做的。而我选择了继续前行,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注定会更加的艰辛。

所以,要更加的小心,观察并记录身边发生的一切,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主题。

要谨慎表露自己的观点

我是一名读者,热爱阅读,喜欢思考。对于社会上发生的一些总是兴趣浓厚。比如广场舞大妈侵占篮球场事件、公交车让位事件、马路见死不救、开源更是国产、Linux项目……等等现象,从文化、社会、历史等去解释。

然而,即使是读书这么一种生活习惯,在于目前的本土也是一件少有的事情,因为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那么就会遭致诽谤、装逼。更不用提我的价值观了,一定被劝说。

所以必须学会倾听,并参考上一条。一定要 闭嘴!

发现了更多

这是值得去研究的课题,傅高义先生入驻东京郊区三年,最后成就了自我,从社会学转向东亚政治。我越来越从计算机软件进而转向到认知、文化方面,渐渐的开始悉心研究身边这些人是怎么做决策,怎么思考的?人是经不起研究的,每个人都是非常可怜的,各种无力感!需要想象力的注入来战胜恐惧。

限制自己的表达,只有在恰当的、合适的时机方去表达。大多数的时候,要去学会认真的倾听!!